杭州作家周珺推出小说集《青水美衣》:在苦难中寻找爱

时间:2021-06-24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11月28日下午,“在青水里寻找美——周珺小说集分享会”在杭州钟书阁举办。中国话剧理论与历史研究会会长胡志毅,作家楚良,学者、诗人兼翻译家倪志娟,杭州萧山作协副主席陆亚芳等嘉宾以及来自各地的写作者、读者等参加活动。分享会由浙江工商大学教授,前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王自亮主持。

  周珺是国家二级作家,第一届线上国际汉语节评委,同时她创作小说、诗歌、传记,戏剧等作品,其中她的小说语言诗化、寓意鲜明、揭示生活的悲剧。《青水美衣》是杭州作家周珺创作的中、短篇小说合集。《青水美衣》就是这部短篇小说集中的一篇。这篇小说充满了戏剧性。青水、美衣是一对闺蜜,1861彩色图库,却给人留下了一种“悠悠的韵味”,就像题词中的特区文学的主编所说的那样。《水下的新娘》表现的是女人和男人在船的水中行驶中的景致,男人回到家,因为大水淹没了村庄,新娘已经在水下。《树上的男孩》却是一种隐喻的写法,女人怀孕,想象中的孩子和树上的鸟,取名为鸫。《她被挡在门外》是表现女性的成长。胡志毅评论:“周珺不仅仅是述说女性的关于‘爱情的迷离之音’,而且也有回到梦幻的扑朔之中。”

  会上,周珺表示,自己的创作一度进入迷茫,于是二度去北京学习,“文学创作最大的局限不是技巧不是素材,而是你内心温暖的能量。假如整个社会不给你,整个主流人群不给你,你到哪里去寻找?” 她表示自己的创作最终是母爱让她在黑暗中找到了光。爱与母性就是祈祷与征服的复调。与其说是人对世界的征服,不如说是爱情对死亡的征服,温暖对叙事的征服,母性对铁血的征服,激情对语言的征服。这,正好是小说家的责任。

  胡志毅说:“小说家在创作小说的时候,现实题材中的‘爱情’固然重要,——即使是表现爱情这种‘永恒的主题’,——历史题材中的‘梦幻’更为重要。在这里,周珺在现实题材和历史题材的创作中,将‘爱情’与‘梦幻’结合起来,显得‘迷离’与‘扑朔’,而这就是周珺短篇小说的叙事美学。”

  王自亮说:“在精神文化层面,周珺与诗歌、手机开奖118kjcom手机开奖,戏剧和影视,都有着密切关系,诗人与小说家对她来说没有什么鸿沟。在写作过程中她很投入,又能保持理智和激情的平衡,随着多年淬炼之后技术、语言层面的运用自如,她已经站在自己所能达到的写作高地:精神世界渐趋圆熟,感受力与思辨性能够互为表里,叙事与语言控制力相当到位。”

  楚良评价周珺什么都能写,小说、诗歌、剧本,还有传记,这种全能的作家很少,“周珺是一个很有热情的作家,什么都能够尝试,都会去跨界。”

  倪志娟表示:“周珺的个人气质脆弱又热烈,心性如熔岩,她把脆弱的一面转化成作品中的悲悯,把热烈的一面转化成作品中的坚韧。她的作品气质就是悲悯与坚韧的结合。”萧山作协副主席陆亚芳称其人其作古灵精怪。

  朗诵家、浙江省特级专家,原省人大常委,现省政府参事(省政府特约研究员)徐子伟从朗诵的角度谈论了周珺作品的风格,称其为怪才和奇才,并当众朗诵周珺的小说和诗歌。杭州市十大朗诵家天明也赶到现场,朗诵了周珺的小说和诗歌。

  周珺谈到她很注重生活中的死亡与苦难,小说的素材也来自对苦难的理解。《青水美衣》中有一篇非常特殊的小说《嫣然的雪》,灵感来源非典时期采访的一线医护人员,从而引发她对灾难和死亡的思考,尤其在今年阅读有着特别意义。

  胡志毅和王自亮也谈到俄罗斯文学对苦难这一母题的关注,以及俄罗斯文学对中国作家的影响。胡志毅表示:在俄罗斯,特别是托尔斯泰时代,苦难成为一种宗教。

  倪志娟表示:对苦难的理解,不是来自作家的经历,而是作家的感悟力,如博尔赫斯终其一生图书馆式创作,对二战时人类处境以及跨文化的思考,却带来对文学标准的颠覆。

  楚良表示我们作家需要潜心学习国外反思苦难的文学。浙江大学建筑设计院学术总监陆激表示:中国文学写苦难的并不少,但是对苦难的深度不够,而且与俄罗斯文学对苦难的认知更是完全不同。同时我们也要警惕把苦难当成资本,而不是如陀思妥耶夫斯基说:苦难应该是土壤,只要你愿意把你内心所有的感受、隐忍在这个土壤里面,很有可能会开出你想象不到、灿烂的花朵。

  周珺表示:“作家需要对苦难这一文学母题进行深挖与探究。同时我们对灾难的了解与危机太少,仅仅局限在幼儿园火灾演习是不够的,我们需要更多面对灾难的危机教育。” 嘉宾还就创作中的对苦难的理解,危机教育,灾难心理等认知的边界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。

  现场的读者也非常积极地与嘉宾交流互动。作家周珺除了创作,还进行小学生写作教育,就“针对孩子的危机教育与名著阅读”等话题,一一分享创作经验。来自闻涛小学六年级的盛秦暄朗读《火灾就在我们生活中》,分享了周珺的危机教育写作。